留言板

尊敬的读者、作者、审稿人, 关于本刊的投稿、审稿、编辑和出版的任何问题, 您可以本页添加留言。我们将尽快给您答复。谢谢您的支持!

姓名
邮箱
手机号码
标题
留言内容
验证码

应中央军委要求,2022年9月起,《药学实践杂志》将更名为《药学实践与服务》,双月刊,正文96页;2023年1月起,拟出版月刊,正文64页,数据库收录情况与原《药学实践杂志》相同。欢迎作者踊跃投稿!

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医学观察期中医治疗方案的不良反应分析

李英 解方园 张菁 梁李娟 胡云英 张国庆

李英, 解方园, 张菁, 梁李娟, 胡云英, 张国庆. 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医学观察期中医治疗方案的不良反应分析[J]. 药学实践与服务, 2020, 38(5): 404-408, 434. doi: 10.12206/j.issn.1006-0111.202005040
引用本文: 李英, 解方园, 张菁, 梁李娟, 胡云英, 张国庆. 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医学观察期中医治疗方案的不良反应分析[J]. 药学实践与服务, 2020, 38(5): 404-408, 434. doi: 10.12206/j.issn.1006-0111.202005040
LI Ying, XIE Fangyuan, ZHANG Jing, LIANG Lijuan, HU Yunying, ZHANG Guoqing. Adverse drug reactions induced by 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ine treatment for new coronavirus pneumonia during the medical observation period[J]. Journal of Pharmaceutical Practice and Service, 2020, 38(5): 404-408, 434. doi: 10.12206/j.issn.1006-0111.202005040
Citation: LI Ying, XIE Fangyuan, ZHANG Jing, LIANG Lijuan, HU Yunying, ZHANG Guoqing. Adverse drug reactions induced by 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ine treatment for new coronavirus pneumonia during the medical observation period[J]. Journal of Pharmaceutical Practice and Service, 2020, 38(5): 404-408, 434. doi: 10.12206/j.issn.1006-0111.202005040

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医学观察期中医治疗方案的不良反应分析

doi: 10.12206/j.issn.1006-0111.202005040
详细信息
    作者简介:

    李 英,硕士,主管药师,研究方向:临床药学,Email:cnxxr@126.com,Tel:18717853753

    通讯作者: 张国庆,主任药师,研究方向:临床药理、组学和药物物质基础的研究,Email:gqzhang@smmu.edu.cn,Tel:(021)81875571
  • 中图分类号: R563.1

Adverse drug reactions induced by 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ine treatment for new coronavirus pneumonia during the medical observation period

  • 摘要:   目的  分析《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七版)》中推荐的新型冠状病毒医学观察期中医治疗方案不良反应(ADR)的特点和规律,为临床合理用药提供指导。  方法  检索中国知网(CNKI)、万方数据库、PubMed数据库中有关9种中药方剂导致的ADR病例,对涉及的文献资料进行性别、年龄、发生时间、累及系统/器官、治疗转归、关联性评价等资料的提取与统计分析。  结果  按纳入与排除标准,共纳入61篇文献,提取病例70例,涉及到5种中药方剂。男女比例未有明显偏向,年龄跨度大,发生时间大多发生在1 d以内,累及系统/器官广泛,以皮肤及其附件最多,治疗药物以抗组胺药和激素药为主,其他药物多为对症治疗,转归时间以1 h内最多,占47%。  结论  医学观察期的中医治疗方案ADR发生人群分布广泛,未见明显特征,应用时应加强监测,以减少ADR的发生。
  • 表  1  治疗新冠肺炎中成药致ADR报道统计

    中成药名称文献篇数例次(男/女)既往过敏史[例(%)]
    藿香正气胶囊 23(2/1)0
    藿香正气丸 44(2/2)0
    藿香正气水4856(32/24)9(16)
    藿香正气口服液 000
    金花清感颗粒 000
    连花清瘟胶囊 55(3/2)0
    连花清瘟颗粒 000
    疏风解毒胶囊 22(0/2)1(50)
    疏风解毒颗粒 000
    下载: 导出CSV

    表  2  治疗新冠肺炎中成药发生ADR的年龄分布

    年龄(岁)藿香正气
    胶囊
    藿香
    正气丸
    藿香
    正气水
    连花清瘟
    胶囊
    疏风解毒
    胶囊
    <100 400
    1~1010 300
    11~2010 700
    21~30001210
    31~40021111
    41~5011 410
    51~6001 520
    61~7000500
    71~8000 200
    >8000 101
    下载: 导出CSV

    表  3  中成药致ADR的不同发生时间及例次

    中成药名称ADR发生时间
    <1 h1 h~1 d2~7 d>7 d
    藿香正气胶囊1110
    藿香正气丸1300
    藿香正气水441101
    连花清瘟胶囊1130
    疏风解毒胶囊0110
    下载: 导出CSV

    表  4  中成药ADR累及系统/器官的例次及构成比[例(%)]

    中成药名称皮肤及附件系统神经系统心血管系统全身系统消化系统视觉系统呼吸系统
    藿香正气胶囊 2(67) 0 1(33) 2(67)000
    藿香正气丸 2(50) 00 2(50) 2(50)1(25)0
    藿香正气水31(55) 21(38)38(68) 22(39)19(34)6(11)25(45)
    连花清瘟胶囊 5(100)0 1(20) 2(40)00 1(20)
    疏风解毒胶囊 1(50) 1(50) 2(100) 1(50)01(50)0
    下载: 导出CSV

    表  5  发生ADR病例的给药剂量及合并用药情况

    中成药名称用药剂量与占比(%)合并用药与占比(%)
    藿香正气胶囊2粒(67)、1粒(33)无(100)
    藿香正气丸1丸(50)、300丸(25)、未报道(25)陈夏六君丸、甘和茶(25)、无(75)
    藿香正气水10 ml(59)、20 ml(13)、5 ml(9)、3 ml(5)、
    2.5 ml(4)、未报道(4)、2 ml(2)、120 ml/d(2)、200~300 ml/d(2)、洗浴(2)
    头孢类(14)、甲硝唑(4)、呋喃唑酮(2)、黄连素、颠茄片(2)、肠炎宁、维生素B1(2)、无(77)
    连花清瘟胶囊4粒(100)风寒感冒颗粒(20)、藿香正气滴丸(20)、头孢类(20)、无(40)
    疏风解毒胶囊4粒(100)复方氨酚烷胺胶囊(50)、氢化泼尼松、布地奈德混悬液、异丙托溴铵、头孢唑肟、左氧氟沙星、多索茶碱、氨溴索(50)
    下载: 导出CSV

    表  6  ADR患者治疗用药和转归情况

    中成药名称治疗用药与占比(%)转归时间与占比(%)
    藿香正气胶囊抗组胺药类(67)、激素类(33)1 h~1 d(33)、>3 d(33)、未说明(33)
    藿香正气丸胃肠动力药(25)、止吐药(25)、维生素(50)、抗组胺类(25)、葡萄糖(50)、保肝药(25)<1 h(25)、1 d~3 d(50)、>3 d(25)
    藿香正气水激素类(64)、维生素(45)、抗组胺类(43)、吸氧(38)、肾上腺素能类(21)<1 h(52)、1 h~1 d(25)、1~3 d(11)、
    >3 d(7)、未说明(5)
    连花清瘟胶囊抗组胺类(100)、激素类(80)、维生素(20)、吸氧(20)<1 h(40)、1 h~1 d(20)、1~3 d(40)
    疏风解毒胶囊抗组胺类(50)、激素类(50)、降血压药(50)<1 h(50)、>3 d(50)
    下载: 导出CSV
  • [1] YOUSEFI B, VALIZADEH S, GHAFFARI H, et al. A global treatments for coronaviruses including COVID-19[J]. J Cell Physiol,2020. doi:  10.1002/jcp.29785
    [2] 国家卫生健康委办公厅. 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七版)[J]. 传染病信息, 2020, 33(1):1-6. doi:  10.3969/j.issn.1007-8134.2020.01.001
    [3] MERGENHAGEN K A, WATTENGEL B A, SKELLY M K, et al. Fact versus fiction: a review of the evidence behind alcohol and antibiotic interactions[J]. Antimicrob Agents Chemother,2020,64(3):e02167-e02119.
    [4] 郑文科, 张俊华, 杨丰文, 等. 从湿毒疫论治新型冠状病毒肺炎[J]. 中医杂志, 2020, 61(12):1024-1028.
    [5] 毛昀, 苏毅馨, 薛鹏, 等. 金花清感颗粒治疗新型冠状病毒肺炎作用机制探讨[J]. 中药材, 2020(6):1-8.
    [6] 凌晓颖, 陶嘉磊, 孙逊, 等. 基于网络药理学的连花清瘟方抗冠状病毒的物质基础及机制探讨[J]. 中草药, 2020, 51(7):1723-1730. doi:  10.7501/j.issn.0253-2670.2020.07.006
    [7] 许洪彬, 李珮馨, 綦向军, 等. 基于网络药理学和分子对接疏风解毒胶囊治疗新型冠状病毒的机制研究[J]. 中药材, 2020(6):1-11.
    [8] 陈刚, 周地, 李宁. 藿香正气方肠道保护作用的研究进展[J]. 重庆医学, 2020, 49(11):1-5.
    [9] 霍志鹏, 刘元雪, 郝磊, 等. 藿香正气防治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潜在应用的研究进展[J]. 现代药物与临床, 2020, 35(3):405-410.
  • [1] 钟志鹏, 郭冰洁, 肖楚兰, 殷子斐, 李柏.  基于数据挖掘的中医药治疗TACE术后栓塞综合征用药规律研究 . 药学实践与服务, 2023, 41(12): 747-752, 759. doi: 10.12206/j.issn.2097-2024.202208101
    [2] 姚争光, 王志斌, 夏春年, 庄春林.  冠状病毒小分子抑制剂研究进展 . 药学实践与服务, 2020, 38(5): 385-397. doi: 10.12206/j.issn.1006-0111.202005020
    [3] 冯群, 关永霞, 黄志艳, 叶士莉, 程国良, 姚景春, 张贵民.  基于网络药理学和分子对接的荆防败毒散预防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活性成分研究 . 药学实践与服务, 2020, 38(6): 485-491, 538. doi: 10.12206/j.issn.1006-0111.202005078
    [4] 余亚茹, 鲁鹏飞, 王红霞, 黄宝康.  中药防治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概述 . 药学实践与服务, 2020, 38(3): 202-206, 210. doi: 10.12206/j.issn.1006-0111.202003098
    [5] 张津, 张文静.  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患者肝损伤的原因及保肝药物治疗 . 药学实践与服务, 2020, 38(6): 481-484. doi: 10.12206/j.issn.1006-0111.202003055
    [6] 郭良君, 谭兴起, 孔飞飞, 吴林松.  2008年我院243例药物不良反应分析 . 药学实践与服务, 2010, 28(2): 150-152.
    [7] 石大伟, 张晓颖.  195例严重不良反应报告分析 . 药学实践与服务, 2009, 27(1): 69-71.
    [8] 丁晴雪, 栾智鹏, 陈盛新.  如何制定、实施和监测药物治疗方案 . 药学实践与服务, 2009, 27(4): 317-320.
    [9] 周庆琳.  左氧氟沙星致胸痛胸闷1例 . 药学实践与服务, 2008, (1): 71-71.
    [10] 栾智鹏, 陈盛新, 舒丽芯.  医疗机构药事管理委员会如何有效地开展工作 . 药学实践与服务, 2008, (3): 236-239.
    [11] 陈芳.  静滴注射用双黄莲(冻干粉)致血压升高1例 . 药学实践与服务, 2007, (4): 263-263.
    [12] 沙建萍, 胡晋红, 王卓, 杜文民, 黄瑾, 杨樟卫, 孙华君.  上海市药品不良反应监测系统中4491份有效报告的分析 . 药学实践与服务, 2007, (4): 247-260.
    [13] 恽芸蕾, 缪海均, 樊成辉, 陈万生.  323例药物不良反应报告分析 . 药学实践与服务, 2007, (4): 261-262.
    [14] 叶鑫, 倪升旦, 唐志华.  左氧氟沙星致138例不良反应文献分析 . 药学实践与服务, 2006, (5): 310-312.
    [15] 劳国琴, 王佳良, 赵伟国.  67例老年住院患者药物不良反应报告分析 . 药学实践与服务, 2006, (3): 181-183.
    [16] 马慧芬.  感冒通854例不良反应文献分析 . 药学实践与服务, 2004, (3): 182-183,192.
    [17] 李蔚, 白莉莉.  146例奥美拉唑所致不良反应分析 . 药学实践与服务, 2002, (6): 376-377.
    [18] 王阳奎, 蒋文新.  脉络宁注射液的不良反应 . 药学实践与服务, 2001, (5): 318-319.
    [19] 王莉, 徐栋华.  乳酸环丙沙星注射液的药物不良反应 . 药学实践与服务, 2000, (6): 390-393.
    [20] 邢旺兴, 陈士景, 宓鹤鸣.  洛伐他汀的药物不良反应 . 药学实践与服务, 1999, (3): 175-178.
  • 加载中
计量
  • 文章访问数:  3351
  • HTML全文浏览量:  1735
  • PDF下载量:  27
  • 被引次数: 0
出版历程
  • 收稿日期:  2020-07-06
  • 修回日期:  2020-08-19
  • 网络出版日期:  2020-09-22
  • 刊出日期:  2020-09-25

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医学观察期中医治疗方案的不良反应分析

doi: 10.12206/j.issn.1006-0111.202005040
    作者简介:

    李 英,硕士,主管药师,研究方向:临床药学,Email:cnxxr@126.com,Tel:18717853753

    通讯作者: 张国庆,主任药师,研究方向:临床药理、组学和药物物质基础的研究,Email:gqzhang@smmu.edu.cn,Tel:(021)81875571
  • 中图分类号: R563.1

摘要:   目的  分析《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七版)》中推荐的新型冠状病毒医学观察期中医治疗方案不良反应(ADR)的特点和规律,为临床合理用药提供指导。  方法  检索中国知网(CNKI)、万方数据库、PubMed数据库中有关9种中药方剂导致的ADR病例,对涉及的文献资料进行性别、年龄、发生时间、累及系统/器官、治疗转归、关联性评价等资料的提取与统计分析。  结果  按纳入与排除标准,共纳入61篇文献,提取病例70例,涉及到5种中药方剂。男女比例未有明显偏向,年龄跨度大,发生时间大多发生在1 d以内,累及系统/器官广泛,以皮肤及其附件最多,治疗药物以抗组胺药和激素药为主,其他药物多为对症治疗,转归时间以1 h内最多,占47%。  结论  医学观察期的中医治疗方案ADR发生人群分布广泛,未见明显特征,应用时应加强监测,以减少ADR的发生。

English Abstract

李英, 解方园, 张菁, 梁李娟, 胡云英, 张国庆. 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医学观察期中医治疗方案的不良反应分析[J]. 药学实践与服务, 2020, 38(5): 404-408, 434. doi: 10.12206/j.issn.1006-0111.202005040
引用本文: 李英, 解方园, 张菁, 梁李娟, 胡云英, 张国庆. 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医学观察期中医治疗方案的不良反应分析[J]. 药学实践与服务, 2020, 38(5): 404-408, 434. doi: 10.12206/j.issn.1006-0111.202005040
LI Ying, XIE Fangyuan, ZHANG Jing, LIANG Lijuan, HU Yunying, ZHANG Guoqing. Adverse drug reactions induced by 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ine treatment for new coronavirus pneumonia during the medical observation period[J]. Journal of Pharmaceutical Practice and Service, 2020, 38(5): 404-408, 434. doi: 10.12206/j.issn.1006-0111.202005040
Citation: LI Ying, XIE Fangyuan, ZHANG Jing, LIANG Lijuan, HU Yunying, ZHANG Guoqing. Adverse drug reactions induced by 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ine treatment for new coronavirus pneumonia during the medical observation period[J]. Journal of Pharmaceutical Practice and Service, 2020, 38(5): 404-408, 434. doi: 10.12206/j.issn.1006-0111.202005040
  • 2019年末开始流行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rona virus disease-19, COVID-19)是由新型冠状病毒通过S-蛋白与细胞表面的血管紧张素转换酶2(ACE2)结合进入细胞引起的肺炎[1]。疫情发展迅速,中药在这场防治疫情的救治中发挥着积极作用。在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发布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七版)》[2]中指出:根据医学观察期、临床治疗期、重症期和恢复期4个阶段,具有抗病毒作用的中药方剂或中成药已推荐收载于预防和治疗药物中。其中,医学观察期推荐使用9种方剂,针对乏力伴胃肠不适,推荐藿香正气胶囊(丸、水、口服液);针对乏力伴发热,推荐金花清感颗粒、连花清瘟胶囊(颗粒)、疏风解毒胶囊(颗粒)。尽管中医药的疗效及安全性在华夏五千年的历史长河中已经过反复验证,然而中药成分复杂,现代疾病谱改变快速,医学观察期疗程相对较长,其可能发生的药物不良反应(ADR)不容忽视,应引起临床关注。本文通过查阅文献,对医学观察期推荐的9种中药方剂所致ADR的文献进行统计和分析,探讨ADR发生的特点,为医学观察期内对ADR的预防、判断和治疗提供帮助。

    • 检索中国知网(CNKI)、万方数据库,以“藿香正气胶囊”、“藿香正气丸”、“藿香正气水”、“藿香正气口服液”、“金花清感颗粒”、“连花清瘟胶囊”、“连花清瘟颗粒”、“疏风解毒胶囊”、“疏风解毒颗粒”,分别和“不良反应”、“致”、“引起”“副作用”为关键词。输入PubMed数据库进行检索,以"Huoxiang Zhengqi capsules"、"Huoxiang Zhengqi pills"、"Huoxiang Zhengqi liquid"、"Huoxiang Zhengqi Oral liquid"、"Jinhua Qinggan granule"、"Lianhua Qingwen capsules"、"Lianhua Qingwen granule"、"Shufeng Jiedu capsules"、"Shufeng Jiedu granule"为关键词检索病例报告(case report)。检索时间均从建库至2019年12月。

    • 排除综述类文献、回顾性群案报告;以个案报道为主,排除重复报道、ADR数据缺失或无法判断ADR归属的。

    • 通过Microsoft Excel电子表对ADR的病例报道相关数据进行统计和描述性分析。

    • 对从数据库初检得到的文献,根据排除标准筛选后获得中文文献共61篇,未检索到英文文献。收集病例70例,男性患者为39例(55.7%),女性患者为31例(44.3%)。共有10例有既往过敏史,包括服用藿香正气水9名和疏风解毒胶囊1例,分别占各自过敏例数的16%和50%(表1)。给药途径包括69例口服,1例外用为藿香正气水洗浴引起的肠梗阻。

      表 1  治疗新冠肺炎中成药致ADR报道统计

      中成药名称文献篇数例次(男/女)既往过敏史[例(%)]
      藿香正气胶囊 23(2/1)0
      藿香正气丸 44(2/2)0
      藿香正气水4856(32/24)9(16)
      藿香正气口服液 000
      金花清感颗粒 000
      连花清瘟胶囊 55(3/2)0
      连花清瘟颗粒 000
      疏风解毒胶囊 22(0/2)1(50)
      疏风解毒颗粒 000
    • 70例ADR病例的人群年龄跨度较大、较为分散,年龄最小的为藿香正气水导致室上性心动过速的6个月男性患儿,年龄最大的为藿香正气水导致过敏性哮喘的82岁男性患者。发生ADR的病例中,3例为用藿香正气胶囊、4例为用藿香正气丸、5例为用连花清瘟胶囊、2例为用疏风解毒胶囊。因发生病例数少,年龄分布没有统计意义。56例用藿香正气水导致的2例ADR报道中未涉及年龄,剩余54例每个年龄段都有报道,没有年龄聚集性(表2)。

      表 2  治疗新冠肺炎中成药发生ADR的年龄分布

      年龄(岁)藿香正气
      胶囊
      藿香
      正气丸
      藿香
      正气水
      连花清瘟
      胶囊
      疏风解毒
      胶囊
      <100 400
      1~1010 300
      11~2010 700
      21~30001210
      31~40021111
      41~5011 410
      51~6001 520
      61~7000500
      71~8000 200
      >8000 101
    • 4例服用藿香正气胶囊ADR均发生在1 d内。3例用藿香正气胶囊、5例用连花清瘟胶囊、2例用疏风解毒胶囊发生的ADR均在7 d内。56例服用藿香正气水的患者中有55例发生在1 d内,另有1例以服藿香正气水代替饮酒5年后出现ADR。70例ADR中,出现ADR最快仅几秒,如51岁的女性患者,自觉“中暑”,服用藿香正气水后几秒钟内出现的浑身乏力、冒冷汗、寒战。出现ADR最长的时间为5年,为38岁的女性患者,以服藿香正气水代替饮酒5年,起初每日20~30 ml,后渐增至每日200~300 ml,第5年患者出现精神性障碍,包括神志不清、言行异常(表3)。

      表 3  中成药致ADR的不同发生时间及例次

      中成药名称ADR发生时间
      <1 h1 h~1 d2~7 d>7 d
      藿香正气胶囊1110
      藿香正气丸1300
      藿香正气水441101
      连花清瘟胶囊1130
      疏风解毒胶囊0110
    • 3例用藿香正气胶囊导致的ADR,累及系统包括皮肤及附件系统、心血管系统和全身系统。4例用藿香正气丸导致的ADR,累及系统包括皮肤及附件系统、全身系统、消化系统和视觉系统。56例用藿香正气水导致的ADR累及人体的各个系统,以心血管系统和皮肤及附件为主,症状主要为:胸闷、颜面潮红和皮疹等。5例用连花清瘟胶囊导致的ADR,累及皮肤及附件比例为100%,主要表现为瘙痒、皮疹。2例用疏风解毒胶囊导致的ADR,累及心血管系统比例为100%,主要表现为颜面潮红、血压升高(表4)。

      表 4  中成药ADR累及系统/器官的例次及构成比[例(%)]

      中成药名称皮肤及附件系统神经系统心血管系统全身系统消化系统视觉系统呼吸系统
      藿香正气胶囊 2(67) 0 1(33) 2(67)000
      藿香正气丸 2(50) 00 2(50) 2(50)1(25)0
      藿香正气水31(55) 21(38)38(68) 22(39)19(34)6(11)25(45)
      连花清瘟胶囊 5(100)0 1(20) 2(40)00 1(20)
      疏风解毒胶囊 1(50) 1(50) 2(100) 1(50)01(50)0
    • 70例发生ADR患者的用药剂量大部分都是按说明书推荐剂量服用,共40例,占57%;低于说明书剂量16例,占28%;高于说明书剂量10例,占14%。另外,有推荐用藿香正气水洗浴外用1例发生ADR,其中未报道给药剂量致ADR占3例。用量最大的为32岁女性患者,因和家人发生口角服藿香正气丸300丸,4 h后出现头晕、视物不清、上腹部持续性胀痛、恶心、呕吐、全身无力等症状,为说明书推荐剂量(8丸)的37.5倍。用量最小的为6个月的男性患儿,因发热、呕吐、腹泻服用藿香正气水2 ml,服用3 min后,出现颜面潮红、心律增快,心电图显示“室上性心动过速”,其服用剂量仅为说明书推荐成人剂量(10 ml)的1/5,说明书未推荐婴幼儿剂量。大部分为单独用药,为51例,占73%。值得注意的是,剩余19例合并用药中,11例为双硫仑反应,包含8例藿香正气水与头孢合并用药、2例与甲硝唑合并用药和1例与呋喃唑酮合并用药(表5)。

      表 5  发生ADR病例的给药剂量及合并用药情况

      中成药名称用药剂量与占比(%)合并用药与占比(%)
      藿香正气胶囊2粒(67)、1粒(33)无(100)
      藿香正气丸1丸(50)、300丸(25)、未报道(25)陈夏六君丸、甘和茶(25)、无(75)
      藿香正气水10 ml(59)、20 ml(13)、5 ml(9)、3 ml(5)、
      2.5 ml(4)、未报道(4)、2 ml(2)、120 ml/d(2)、200~300 ml/d(2)、洗浴(2)
      头孢类(14)、甲硝唑(4)、呋喃唑酮(2)、黄连素、颠茄片(2)、肠炎宁、维生素B1(2)、无(77)
      连花清瘟胶囊4粒(100)风寒感冒颗粒(20)、藿香正气滴丸(20)、头孢类(20)、无(40)
      疏风解毒胶囊4粒(100)复方氨酚烷胺胶囊(50)、氢化泼尼松、布地奈德混悬液、异丙托溴铵、头孢唑肟、左氧氟沙星、多索茶碱、氨溴索(50)
    • 在70例ADR治疗中,经停药、对症处理,情况均有好转,未出现死亡病例,治疗药物以抗组胺药和激素药为主。3例藿香正气胶囊导致的ADR,抗组胺药和激素的使用比例分别为67%和33%。4例藿香正气丸导致的ADR中,1例引起的药疹停药未予其他处理,2 d后斑退痒止。另外3例胃肠道反应治疗药物主要为胃肠动力药和止吐药,为防止营养和电解质失衡,给予葡萄糖和维生素。肝脏损害治疗药物主要为保肝药物,丘疹瘙痒以抗组胺药为主。56例藿香正气水导致的过敏反应治疗药物以激素类、维生素类、抗组胺类为主。对发生过敏性休克、呼吸急促或困难的患者给予吸氧和肾上腺素能类药物治疗。5例连花清瘟胶囊导致的过敏反应主要症状均包括皮疹,抗组胺药和激素药的使用率分别为100%和80%。2例疏风解毒胶囊导致的ADR中,1例临床表现主要为皮疹、瘙痒,治疗药物为抗组胺类和激素类,1例为血压升高,治疗药物为降压药物。

      70例ADR经治疗后转归时间多在1 h以内(33例,占47%),中位数时间为1 h~1 d。2例藿香正气胶囊导致的皮肤及附件反应,经治疗后恢复时间都在2 d以后,1例未说明转归时间。2例藿香正气丸导致的嗳气和红斑,经治疗2 d后恢复,1例肝脏损害经保肝治疗1 w后恢复,1例ADR导致的头晕、心慌、瘙痒,经治疗后1 h内恢复,皮疹逐渐消退。56例藿香正气水导致的ADR在1 h内出现转归,有29例,占52%,1 h~1 d内转归的有14例,占25%。5例连花清瘟胶囊导致的ADR中,1例体温升高,治疗2 d后恢复正常,1例呼吸困难,治疗1 h得到缓解,另外3例皮疹瘙痒分别在1 h内、1 h~1 d、3 d后逐渐缓解。2例疏风解毒胶囊所致ADR中,1例巩膜充血治疗3 d后基本好转,1例血压升高,治疗后1 h内血压恢复正常(表6)。

      表 6  ADR患者治疗用药和转归情况

      中成药名称治疗用药与占比(%)转归时间与占比(%)
      藿香正气胶囊抗组胺药类(67)、激素类(33)1 h~1 d(33)、>3 d(33)、未说明(33)
      藿香正气丸胃肠动力药(25)、止吐药(25)、维生素(50)、抗组胺类(25)、葡萄糖(50)、保肝药(25)<1 h(25)、1 d~3 d(50)、>3 d(25)
      藿香正气水激素类(64)、维生素(45)、抗组胺类(43)、吸氧(38)、肾上腺素能类(21)<1 h(52)、1 h~1 d(25)、1~3 d(11)、
      >3 d(7)、未说明(5)
      连花清瘟胶囊抗组胺类(100)、激素类(80)、维生素(20)、吸氧(20)<1 h(40)、1 h~1 d(20)、1~3 d(40)
      疏风解毒胶囊抗组胺类(50)、激素类(50)、降血压药(50)<1 h(50)、>3 d(50)
    • 采用Karch-Lasagna评定方法进行关联性评价,在70例ADR中,肯定相关16例(23%),很可能相关45例(64%),可能相关9例(13%)。

    • 统计结果显示,藿香正气胶囊、藿香正气丸、连花清瘟胶囊、疏风解毒胶囊的病例数在2~5例,年龄段分布分散,因病例数过少,年龄和性别比例不具有参考意义。藿香正气口服液、金花清感颗粒、连花清瘟颗粒、疏风解毒颗粒的ADR病例数均为0。此8种中成药ADR病例数少,甚至为0。56例藿香正气水导致的ADR病例中,男女比例为32∶24(1.33∶1),11例双硫仑反应男女比例为8∶3(2.7∶1),藿香正气水导致的ADR男性稍高可能与双硫仑样反应有关,但未见有报道双硫仑反应与男性关系的研究。56例用藿香正气水发生ADR的患者中,年龄最小的为6个月的男性患儿导致的室上性心动过速,最大的为82岁的男性患者导致的过敏性哮喘,0~90岁以10年为一年龄段,每个年龄段均有报道,但以20~40岁年龄段较多,共23个,占41%,可能与此年龄段用药率高有关。因此藿香正气水不同年龄患者在用药时均应密切观察。

    • 综合统计结果显示,70例ADR发生时间大部分在1 d以内,有64例,其中,1 h内发生的有47例,在1 h~1 d内发生的有17例。因此,医生和患者应在用药1 d内,密切观察ADR和治疗效果,做到早发现、早处理,避免严重ADR的发生。值得一提的是,56例服用藿香正气水导致的ADR中,11例为双硫仑反应,其中10例为1 h内发生,1例发生在服药后5 h。双硫仑样反应即应用某些药物后,再饮用或接触乙醇而发生的“乙醇蓄积”的中毒反应,其严重程度与用药剂量和乙醇量成正比[3]。藿香正气水含有40%~50%的乙醇,从而诱发了双硫仑样反应。在服用藿香正气水时,应避免同时服用含有“甲硫四氮唑”结构的药物,包括大部分的头孢类药物(如头孢曲松)、硝基咪唑类药物(如甲硝唑)、硝基呋喃类(如呋喃妥因)、双胍类降糖药(如二甲双胍)、磺酰脲类(格列本脲)等。严格来说,两者的服药时间应间隔2 w以上。在不确定是否存在相互作用的时候,应在服药1 h内密切观察服药者反应,避免出现双硫仑反应,严重者可能出现过敏性休克,直接威胁患者的生命。

    • 综合统计70例ADR,累及系统/器官以皮肤及其附件最多,其中瘙痒、皮疹最为常见。除藿香正气水、连花清瘟胶囊、疏风解毒胶囊说明书列举了可能导致的ADR外,其他2种说明书为“尚不明确”。3例藿香正气胶囊导致的ADR主要表现在皮肤及其附件、全身性反应。具体表现为:全身发热、瘙痒、面部潮红、过敏性休克、过敏性紫癜。4例藿香正气丸导致的ADR主要累及皮肤及附件、全身性反应、消化系统,具体表现在丘疹、瘙痒、发热、嗳气、恶心、呕吐。56例藿香正气水导致的ADR主要累及心血管系统、呼吸系统、皮肤及附件,具体表现为颜面潮红、心率增快、胸闷、气促、皮疹、瘙痒,有11例为双硫仑反应。1例38岁的女性患者服用藿香正气水代替饮酒5年出现精神病性障碍,1例32岁女性患者导致不自主运动,1例4岁的女性患者导致低血糖昏迷,1例25岁的男性患者导致消化道出血,1例6个月的男性患儿服用藿香正气水2 ml后导致室上性心动过速,1例61岁的女性患者用藿香正气水洗浴导致肠梗阻,均为说明书未报道的ADR。5例连花清瘟胶囊导致的ADR累及皮肤及附件比例为100%,表现为皮肤瘙痒、皮疹、红色风团。2例疏风解毒胶囊累及心血管系统比例为100%,表现为颜面水肿、血压升高。关于藿香正气水的ADR报道相对较多,可能主要与其临床使用率高和其辅料乙醇有关。关于藿香正气胶囊、藿香正气丸、连花清瘟胶囊、疏风解毒胶囊过敏反应的个案报道尚少,其临床应用相对安全可靠,但仍有少数患者出现如过敏性皮疹等变态反应,应引起医务人员高度警惕。

    • 综合统计,对70例发生ADR的治疗处置,首先停药,进行对症处理,皮疹瘙痒以激素类和抗组胺药为主,胃肠道反应治疗药物主要为胃肠动力药和止吐药,为防止营养和电解质失衡,另外给予葡萄糖类和维生素类药物,肝脏损害治疗药物主要为保肝药物,对发生过敏性休克、呼吸急促或困难的患者给予吸氧和肾上腺素能类药物治疗,对血压升高患者行降压药物治疗。急性症状如过敏性休克、呼吸急促、胸闷、寒战在1 h内基本缓解,皮疹、瘙痒大部分在1 d内得到缓解,体温升高、肝脏损害、嗳气、视觉障碍在2 d甚至1 w后得到恢复。

    • 对于COVID-19的研究尚不完善,中国及世界各地的研究团队都在加速研究治疗COVID-19的特效药。中医理论认为,COVID-19属“疫”病范畴,病患临床表现为发热或不发热,发热者多身热不扬、干咳、乏力,伴恶心、呕吐、便溏、腹泻等消化系统症状,舌苔普遍厚腻,具有明显的湿毒裹挟之症,病位在肺与脾[4]。我国历史上遭遇瘟疫、2003年严重急性呼吸综合征(SARS)、2009年甲型流感时,中医通过系统性的方式治愈疾病,发挥了重要作用。金花清感颗粒是2009年甲流期间研发的中成药,全方包括金银花、石膏、甘草等十二味中药,具有疏风宣肺,清热解毒的功效[5]。连花清瘟胶囊/颗粒是经典名方,从麻杏石甘汤和银翘散而来,包括连翘、金银花等十三味药材,具有清瘟解毒、宣肺解热的功效[6]。疏风解毒胶囊(颗粒)源自湘西老中医向楚贤祖传经验成方“祛毒散”后经优化而成,包括虎杖、连翘等八味药材,具有疏风解表、宣散表邪、改善发热的功效[7]。藿香正气方源于宋代《太平惠民和剂局方》,为常用祛湿良方,具有保护胃肠的功效[8],用于病毒感染相关疾病的治疗已有多年[9]。COVID-19治疗以清肺排毒为主,文中9种方剂均属解毒良方,能促进医学观察期人群机体康复,适用于轻症和普通型患者。对于重症患者,与西药联合使用可优势互补、提高治愈出院率、减少重症患者。其中,连花清瘟胶囊导致的ADR少、临床疗效好,可作为医学观察期发热伴乏力患者的首选,伴随有胃肠道不适时,可加服藿香正气水,但因其ADR报道相对较多,服用后需注意观察。

    • 中成药在此次抗疫中疗效显著,在多年的临床应用中,一般认为其耐受性好,ADR轻微。此次发现藿香正气水引起ADR报道相对较多,可能与其用药广泛和辅料含有乙醇有关,其ADR发生的人群年龄分布广泛,小至6个月,大至82岁,有4例为1岁以内的婴幼儿,主要为乙醇中毒和室上性心动过速。婴幼儿生长发育不够完善,比成人更易出现ADR,而儿童又不能正确主动描述症状,需要家长细心观察才能发现,因此医务人员在对患儿用药时应格外谨慎,对患儿家长宣传相关ADR知识,确保及时发现,保证用药安全。目前,国内对中成药ADR发生机制的研究相对较少,希望国内学者能开展更多的研究来探讨ADR的危险因素和发生机制。在服用中成药期间,严格按说明书用药,禁忌烟、酒及辛辣、生冷、油腻食物,不宜同时服用滋补性中药。同时应重视临床ADR观察与监测,尤其在用药初期应密切观察,对出现皮肤瘙痒、恶心、腹痛等轻度过敏反应给予足够重视。

参考文献 (9)

目录

    /

    返回文章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