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言板

尊敬的读者、作者、审稿人, 关于本刊的投稿、审稿、编辑和出版的任何问题, 您可以本页添加留言。我们将尽快给您答复。谢谢您的支持!

姓名
邮箱
手机号码
标题
留言内容
验证码

应中央军委要求,2022年9月起,《药学实践杂志》将更名为《药学实践与服务》,双月刊,正文96页;2023年1月起,拟出版月刊,正文64页,数据库收录情况与原《药学实践杂志》相同。欢迎作者踊跃投稿!

针灸结合选择性5-羟色胺再摄取抑制剂治疗抑郁症的临床疗效分析

李夏珍 宋薇薇 何忠丽

李夏珍, 宋薇薇, 何忠丽. 针灸结合选择性5-羟色胺再摄取抑制剂治疗抑郁症的临床疗效分析[J]. 药学实践与服务, 2021, 39(4): 366-368. doi: 10.12206/j.issn.1006-0111.202006099
引用本文: 李夏珍, 宋薇薇, 何忠丽. 针灸结合选择性5-羟色胺再摄取抑制剂治疗抑郁症的临床疗效分析[J]. 药学实践与服务, 2021, 39(4): 366-368. doi: 10.12206/j.issn.1006-0111.202006099
LI Xiazhen, SONG Weiwei, HE Zhongli. Analysis of the clinical efficacy of acupuncture combined with selective serotonin reuptake inhibitors (SSRIs) in the treatment depression[J]. Journal of Pharmaceutical Practice and Service, 2021, 39(4): 366-368. doi: 10.12206/j.issn.1006-0111.202006099
Citation: LI Xiazhen, SONG Weiwei, HE Zhongli. Analysis of the clinical efficacy of acupuncture combined with selective serotonin reuptake inhibitors (SSRIs) in the treatment depression[J]. Journal of Pharmaceutical Practice and Service, 2021, 39(4): 366-368. doi: 10.12206/j.issn.1006-0111.202006099

针灸结合选择性5-羟色胺再摄取抑制剂治疗抑郁症的临床疗效分析

doi: 10.12206/j.issn.1006-0111.202006099
详细信息
    作者简介:

    李夏珍,硕士研究生,医师,研究方向:现代康复与针灸治疗焦虑和抑郁症,Email:lxz825625@163.com

    通讯作者: 宋薇薇,本科,主治医师,研究方向:精神障碍性疾病的心理与康复治疗,Email:sww94@163.com
  • 中图分类号: R971

Analysis of the clinical efficacy of acupuncture combined with selective serotonin reuptake inhibitors (SSRIs) in the treatment depression

  • 摘要:   目的  探究针灸结合选择性5-羟色胺再摄取抑制剂(SSRIs)在治疗抑郁症患者中的临床疗效。  方法  选择本院在2019年1月—2020年1月间收治的83例抑郁症患者作为研究对象,对照组抑郁症患者给予SSRIs治疗,联合治疗组在对照组基础上加以针灸治疗,比较两组抑郁症患者的临床疗效,以及治疗前后焦虑(HAMA)和抑郁量表(HAMD)的评分。  结果  联合治疗组抑郁症患者临床疗效显著高于对照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两组抑郁症患者的HAMA与HAMD评分在治疗前均无显著性差异,治疗后两种评分均低于治疗前,差异有统计学意义,联合治疗组抑郁症患者的HAMA与HAMA评分均低于对照组(P<0.05)。  结论  针灸结合SSRIs剂治疗抑郁症可以显著改善患者病情,降低患者焦虑、抑郁情绪,对患者治疗具有积极意义。
  • 表  1  两组抑郁症患者临床疗效比较[例(%)]

    组别例数显效有效无效总有效率(%)
    对照组4320(46.50)15(34.88)8(18.60)81.39
    联合治疗组4023(57.50)14(35.00)3(7.50) 92.50
    χ25.541 1
    P0.018 5
    下载: 导出CSV

    表  2  两组抑郁症患者治疗前后HAMA与HAMD评分的比较($\bar x $±s)

    组别
    HAMA评分HAMD评分
    治疗前治疗后治疗前治疗后
    对照组32.40±2.4322.54±3.20#32.21±2.3722.09±2.15#
    联合治疗组32.19±1.2015.60±3.12#*32.24±2.4614.23±2.10#*
    * P <0.05,与对照组比较;#P <0.05,与组内治疗前比较。
    下载: 导出CSV
  • [1] 过伟峰, 曹晓岚, 盛蕾, 等. 抑郁症中西医结合诊疗专家共识[J]. 中国中西医结合杂志, 2020, 40(2):141-148. doi:  10.7661/j.cjim.20191222.421
    [2] 张丽明, 朱玉良, 夏文辉, 等. MECT合并SSRIs类药物治疗抑郁症的临床效果及安全性分析[J]. 中外医学研究, 2017, 15(22):48-50.
    [3] 邹卿, 袁也丰, 孙伟铭, 等. 阿戈美拉汀与SSRI、SNRI类药物治疗抑郁症疗效与安全性的Meta分析[J]. 重庆医科大学学报, 2017, 42(10):1288-1292.
    [4] 况雷雨, 谷传正, 吉峰. 阿戈美拉汀与5-HT再摄取抑制剂治疗抑郁症安全性的Meta分析[J]. 中华行为医学与脑科学杂志, 2016, 25(6):565-571. doi:  10.3760/cma.j.issn.1674-6554.2016.06.019
    [5] 王超蕾. 针灸治疗对产后抑郁症睡眠障碍的效果[J]. 山西职工医学院学报, 2019, 29(4):107-109.
    [6] 赵洁. 针灸治疗脑卒中抑郁症的疗效观察[J]. 内蒙古中医药, 2019, 38(7):97-98.
    [7] 刘航. 背俞穴温针灸治疗更年期抑郁症临床观察[J]. 中国民族民间医药, 2019, 28(7):103-105.
    [8] 姜劲峰, 徐蕾, 林燕红, 等. 基于SSRIs药物治疗的针、灸抗抑郁效应研究[J]. 中国针灸, 2012, 32(3):219-223.
    [9] ZHAO B C, LI Z G, WANG Y Z, et al. Manual or electroacupuncture as an add-on therapy to SSRIs for depression: a randomized controlled trial[J]. J Psychiatr Res,2019,114:24-33. doi:  10.1016/j.jpsychires.2019.04.005
    [10] 申永辉, 陈致宇, 张学平, 等. 血清炎症细胞因子水平与抗抑郁疗效的关系[J]. 浙江医学, 2019, 41(13):1370-1373. doi:  10.12056/j.issn.1006-2785.2019.41.13.2018-3109
    [11] 夏降元, 刘桂华, 李林文. 针灸结合中药治疗脑卒中后抑郁症的效果观察[J]. 深圳中西医结合杂志, 2019, 29(12):57-58.
  • [1] 唐淑慧, 凤美娟, 薛智霞, 鲁桂华.  帕博利珠单抗治疗所致免疫相关不良反应与中医体质的相关性研究 . 药学实践与服务, 2024, 42(5): 217-222. doi: 10.12206/j.issn.2097-2024.202311029
    [2] 王耀振, 徐灿, 吕顺莉, 田泾, 张东炜.  钾离子竞争性酸阻滞剂的药学特征研究进展 . 药学实践与服务, 2024, 42(7): 1-7. doi: 10.12206/j.issn.2097-2024.202306040
    [3] 崔晓林, 付晓菲, 杜艳红, 刘娟, 朱茜, 刘子祺.  临床药师参与吉瑞替尼致QTc间期延长的病例分析 . 药学实践与服务, 2024, 42(6): 263-266. doi: 10.12206/j.issn.2097-2024.202309050
    [4] 杨媛媛, 安晓强, 许佳捷, 江键, 梁媛媛.  正极性驻极体联合5-氟尿嘧啶对瘢痕成纤维细胞生长抑制的协同作用 . 药学实践与服务, 2024, 42(6): 244-247. doi: 10.12206/j.issn.2097-2024.202310027
    [5] 张晶晶, 索丽娜, 郑兆红.  89例细菌性肝脓肿的临床特征及抗感染治疗分析 . 药学实践与服务, 2024, 42(6): 267-272. doi: 10.12206/j.issn.2097-2024.202302039
  • 加载中
计量
  • 文章访问数:  2014
  • HTML全文浏览量:  632
  • PDF下载量:  13
  • 被引次数: 0
出版历程
  • 收稿日期:  2020-06-24
  • 修回日期:  2021-04-28
  • 网络出版日期:  2021-07-21
  • 刊出日期:  2021-07-25

针灸结合选择性5-羟色胺再摄取抑制剂治疗抑郁症的临床疗效分析

doi: 10.12206/j.issn.1006-0111.202006099
    作者简介:

    李夏珍,硕士研究生,医师,研究方向:现代康复与针灸治疗焦虑和抑郁症,Email:lxz825625@163.com

    通讯作者: 宋薇薇,本科,主治医师,研究方向:精神障碍性疾病的心理与康复治疗,Email:sww94@163.com
  • 中图分类号: R971

摘要:   目的  探究针灸结合选择性5-羟色胺再摄取抑制剂(SSRIs)在治疗抑郁症患者中的临床疗效。  方法  选择本院在2019年1月—2020年1月间收治的83例抑郁症患者作为研究对象,对照组抑郁症患者给予SSRIs治疗,联合治疗组在对照组基础上加以针灸治疗,比较两组抑郁症患者的临床疗效,以及治疗前后焦虑(HAMA)和抑郁量表(HAMD)的评分。  结果  联合治疗组抑郁症患者临床疗效显著高于对照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两组抑郁症患者的HAMA与HAMD评分在治疗前均无显著性差异,治疗后两种评分均低于治疗前,差异有统计学意义,联合治疗组抑郁症患者的HAMA与HAMA评分均低于对照组(P<0.05)。  结论  针灸结合SSRIs剂治疗抑郁症可以显著改善患者病情,降低患者焦虑、抑郁情绪,对患者治疗具有积极意义。

English Abstract

李夏珍, 宋薇薇, 何忠丽. 针灸结合选择性5-羟色胺再摄取抑制剂治疗抑郁症的临床疗效分析[J]. 药学实践与服务, 2021, 39(4): 366-368. doi: 10.12206/j.issn.1006-0111.202006099
引用本文: 李夏珍, 宋薇薇, 何忠丽. 针灸结合选择性5-羟色胺再摄取抑制剂治疗抑郁症的临床疗效分析[J]. 药学实践与服务, 2021, 39(4): 366-368. doi: 10.12206/j.issn.1006-0111.202006099
LI Xiazhen, SONG Weiwei, HE Zhongli. Analysis of the clinical efficacy of acupuncture combined with selective serotonin reuptake inhibitors (SSRIs) in the treatment depression[J]. Journal of Pharmaceutical Practice and Service, 2021, 39(4): 366-368. doi: 10.12206/j.issn.1006-0111.202006099
Citation: LI Xiazhen, SONG Weiwei, HE Zhongli. Analysis of the clinical efficacy of acupuncture combined with selective serotonin reuptake inhibitors (SSRIs) in the treatment depression[J]. Journal of Pharmaceutical Practice and Service, 2021, 39(4): 366-368. doi: 10.12206/j.issn.1006-0111.202006099
  • 抑郁症是由各种原因引起的以心情低落为主要症状的一种疾病,表现为兴趣丧失、自罪感、注意困难、食欲下降和自杀倾向等,并有其他认知、行为和社会功能障碍。该疾病往往病程长,且具有反复发作的特点,严重威胁到患者的身心健康。目前临床上治疗抑郁症的方式主要是通过药物治疗和非药物治疗,药物治疗包括抗抑郁药、中药和中成药;非药物治疗包括针灸治疗、心理治疗、物理治疗等[1],本文报告了我院对收治的抑郁症患者展开分组治疗的探索,分析不同治疗方式的临床效果,以期为抑郁症治疗积累经验和依据。

    • 选取2019年1月—2020年1月在本院接受治疗的轻、中度抑郁症患者作为研究对象,将药物治疗加针灸治疗的40例患者作为联合治疗组,另选取症状程度类似仅接受药物治疗的43例患者作为对照组。

      纳入标准:符合《中国精神疾病分类与诊断标准.第三版(CCMD-3)》中关于抑郁的诊断标准;包括症状标准、严重程度标准、病程标准;无免疫功能紊乱;无严重心、肺、肾疾患;未使用抗抑郁药物,对本次研究使用的药物无过敏反应。

      排除标准:18岁以下患者,依从性差,未完成6周治疗观察的;患有器质性精神障碍、精神分裂症和双相障碍、精神活性物质和非成瘾物质所致抑郁障碍;酒精药物依赖或过敏体质,1个月内服用过激素类药物、神经阻滞剂、免疫调节剂者。

    • 对照组患者只采用药物治疗:轻度抑郁症患者给予盐酸帕罗西汀进行治疗,起始剂量为20 mg/d,服用一周后根据患者临床症状、患者反应情况调整剂量范围至每日20~60 mg。中度抑郁症患者使用舍曲林,起始剂量为:50 mg/d,随着病情进展调整剂量范围至每日50~200 mg左右[2]

      联合治疗组患者在对照组基础上,加以针灸治疗,针灸治疗方法为:选择百会穴、印堂穴作为主穴,神庭穴、风池穴、大椎穴、神道穴、至阳穴为配穴。针灸方式:缓慢入针、采取导气针法,得气后留针半小时;艾灸治疗方法为:选择百会穴、大椎穴为主穴,使用百笑灸进行治疗,治疗时针灸并用,隔日一次,每周治疗3次,共治疗6周。百笑灸属固定灸,用固定的灸筒装置,点燃艾柱调节至合适位置,灸至艾柱燃尽,共施灸约半小时[3]。所有治疗结束后6周,对所有接受治疗者进行诊室或电话随访。

    • 应用临床症状汉密尔顿焦虑量表(Hamilton anxiety scale,HAMA)和汉密尔顿抑郁量表(Hamilton depression scale,HAMD),比较两组抑郁症患者的治疗前后症状评分。其中HAMA评分标准:<7分表示无焦虑、7~14分表示可能有焦虑、14~21分轻度焦虑、21~29分中度焦虑、29分以上严重焦虑;HAMD评分标准:<8分无抑郁、8~20分轻度、20~35分中度、35分以上重度抑郁。临床疗效根据患者康复效果分为:显效、有效、无效。总有效率=100%-无效率。按照HAMD和HAMA的减分率平均值评估疗效,≥50%为显效,≥25%为有效,<25%为无效。减分率=(治疗前总分-治疗后总分)/治疗前总分×100%。

    • 所有数据均进行准确核对和录入,采用SPSS 22.0软件分析数据。计量资料,如两组患者性别、年龄、病程等使用t检验;计数资料,如两组患者临床疗效、患者的HAMA、HAMD评分等,使用χ2检验。P<0.05为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 对照组:男性患者22例、女性患者21例,患者年龄为24~78岁,平均年龄(44.5±3.4)岁;病程范围:1个月~8年,平均病程:(4.3±1.1)年。

      联合治疗组:男性患者23例、女性患者17例,患者年龄为24~78岁,平均年龄(44.7±3.6)岁,病程范围:1个月~9年,平均病程:(4.5±1.4)年。

      两组数据经t检验,无显著性差异。

    • 因本研究分析对象为轻中度抑郁症患者,且以中度抑郁症患者为主,故未进行分层分析。治疗后对照组总有效35例,减分率平均值为38.88%,其中显效患者平均减分率为51.50%;联合治疗组总有效37例,减分率平均值为44.18%,显效患者平均减分率为54.50%。根据各组减分率平均值分疗效,得出联合治疗组抑郁症患者总有效率为92.50%,对照组抑郁症患者总有效率为81.39%,组间数据比较见表1,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

      表 1  两组抑郁症患者临床疗效比较[例(%)]

      组别例数显效有效无效总有效率(%)
      对照组4320(46.50)15(34.88)8(18.60)81.39
      联合治疗组4023(57.50)14(35.00)3(7.50) 92.50
      χ25.541 1
      P0.018 5
    • 治疗后两组患者的HAMA和HAMD评分较治疗前都明显下降(P<0.05);治疗后联合治疗组抑郁症患者的HAMA和HAMD评分均低于对照组(P<0.05),见表2

      表 2  两组抑郁症患者治疗前后HAMA与HAMD评分的比较($\bar x $±s)

      组别
      HAMA评分HAMD评分
      治疗前治疗后治疗前治疗后
      对照组32.40±2.4322.54±3.20#32.21±2.3722.09±2.15#
      联合治疗组32.19±1.2015.60±3.12#*32.24±2.4614.23±2.10#*
      * P <0.05,与对照组比较;#P <0.05,与组内治疗前比较。
    • 抑郁症作为一种心境障碍,患者往往表现出持续且持久的情绪低落、活动能力减退、思绪以及认知功能迟缓[4]。临床上治疗该疾病的药物包括:三环类抗抑郁剂、单胺氧化酶抑制剂、四环类抗抑郁药物以及选择性5-HT再摄取抑制剂(SSRIs),其中SSRIs使用率最高,但是SSRIs剂存在的缺点是起效慢、副作用较大等,因此临床上在治疗该疾病时,有时需要协同其他的有效治疗方式[5]。中医将抑郁症划分至“郁证”的范畴,郁病指的是:因为情志不舒、气机淤滞所致,患者抑郁善忧、表情淡漠、情绪不宁等[6]。针灸治疗该疾病逐渐取得了较为满意的效果,但是大多集中于针刺和电针,有研究表明,针灸和药物联合治疗效果更佳[7]

      本研究结果表明治疗后联合治疗组抑郁症患者的HAMA、HAMD评分均低于对照组(P<0.05),说明针灸结合SSRIs类抗抑郁药治疗效果明显优于单用SSRIs类抗抑郁药。这与其他针灸、针刺、电针等联合SSRIs类抗抑郁药治疗抑郁症研究结果相似,且治疗总有效率相差约±7%[8-10],其造成疗效差距的原因大致归纳为观察病例数不同、患者抑郁程度差异、患者对药物反应及耐受能力差、对针灸的接受度等。本研究较其他相似研究总有效率低的原因为观察病例较多、治疗患者以中度抑郁为主;总有效率较其他相似研究高的原因,为未纳入对药物反应及耐受能力差的患者。

      针灸治疗抑郁症有效与抑郁症的中医病机等相关。抑郁症归属于中医内科的“郁病”范畴,其主要病理机制包括:气机紊乱、阴阳失调、脑神失养。临床治疗时主张“治郁先治脑、其病在血脉”,中医认为醒脑通脉、脉舍神、血脉通、郁病自然而然改变。通过针灸治疗能够促进患者血液循环,改善患者气血瘀滞。艾灸治疗可以起到温补、通顺的作用,还能够有效改善患者脑部功能作用,达到抗抑郁的效果。从现代药理学出发,艾灸对抑郁症患者能够起到直接作用,从而改善患者抑郁症症状。相较于西药治疗,通过西药联合针灸治疗,能够有效减少药物副作用,并降低复发率发生,从而有效提高患者的治疗依从性,为患者寻找到新的治疗思路[11]。本研究中患者对针灸的接受度良好,依从性较好,除偶有针刺部位局部青紫,未出现其他不良反应。针灸治疗能够减少SSRIs类药物使用剂量,从而降低其副作用的产生,具有较高的临床应用价值。因本研究病例数量不够大,研究对象主要为中度抑郁症患者,轻度病例较少,且未纳入重度抑郁症患者,故存在一定的局限性,今后将继续收集更多的病例,寻求多专业、多学科交叉合作,寻找更加有效的治疗方法。

参考文献 (11)

目录

    /

    返回文章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