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言板

尊敬的读者、作者、审稿人, 关于本刊的投稿、审稿、编辑和出版的任何问题, 您可以本页添加留言。我们将尽快给您答复。谢谢您的支持!

姓名
邮箱
手机号码
标题
留言内容
验证码

应中央军委要求,2022年9月起,《药学实践杂志》将更名为《药学实践与服务》,双月刊,正文96页;2023年1月起,拟出版月刊,正文64页,数据库收录情况与原《药学实践杂志》相同。欢迎作者踊跃投稿!

医院青年药师职业压力状态调查及干预对策探讨

吴佳豪 顾琳 李桂花 方铭 王燕 陆赛花 徐峰

吴佳豪, 顾琳, 李桂花, 方铭, 王燕, 陆赛花, 徐峰. 医院青年药师职业压力状态调查及干预对策探讨[J]. 药学实践与服务, 2021, 39(3): 283-286. doi: 10.12206/j.issn.1006-0111.202012007
引用本文: 吴佳豪, 顾琳, 李桂花, 方铭, 王燕, 陆赛花, 徐峰. 医院青年药师职业压力状态调查及干预对策探讨[J]. 药学实践与服务, 2021, 39(3): 283-286. doi: 10.12206/j.issn.1006-0111.202012007
WU Jiahao, GU Lin, LI Guihua, FANG Ming, WANG Yan, LU Saihua, XU Feng. Survey and intervention countermeasures on occupational stress of young hospital pharmacists[J]. Journal of Pharmaceutical Practice and Service, 2021, 39(3): 283-286. doi: 10.12206/j.issn.1006-0111.202012007
Citation: WU Jiahao, GU Lin, LI Guihua, FANG Ming, WANG Yan, LU Saihua, XU Feng. Survey and intervention countermeasures on occupational stress of young hospital pharmacists[J]. Journal of Pharmaceutical Practice and Service, 2021, 39(3): 283-286. doi: 10.12206/j.issn.1006-0111.202012007

医院青年药师职业压力状态调查及干预对策探讨

doi: 10.12206/j.issn.1006-0111.202012007
基金项目: 上海医院药学科研项目(2017-YY-02-17);上海市临床药学重点专科建设项目(2018-2020)
详细信息
    作者简介:

    吴佳豪,Email:wujheh@qq.com

    通讯作者: 徐 峰,教授,主任药师,博士生导师,研究方向:临床药学与社会心理药理学,Email:xuf@smu.edu.cn
  • 中图分类号: R95

Survey and intervention countermeasures on occupational stress of young hospital pharmacists

  • 摘要:   目的  调查医院青年药师的职业生活状态和职业相关压力因素,促进青年药师健康发展。  方法  采用问卷调查法。设计并通过问卷星APP发布问卷,获取回答者有关人口统计学特征,职业压力和压力处理对策的信息,对问卷数据进行统计处理。  结果  在289份有效问卷中,近6成青年药师认为有较高职业压力(178人,61.59%)。分层分析发现,性别、受教育程度、工作医院等级、工作岗位对于青年药师职业压力程度没有显著性差异。但是,不同年龄组对于青年药师职业压力程度有显著性差异,在31~35岁这一年龄段的职业压力高于其他年龄段。不同职称组对于青年药师职业压力程度也有显著性差异,职称越高,青年药师职业压力程度得分越高。  结论  青年药师在医院工作时有超过半数感到职业压力过大,应通过多种干预对策释放缓解职业压力。
  • 图  1  青年药师职业压力状态评分分布

    表  1  人口统计学信息

    项目频数(%)
    性别70(24.22)
    219(75.78)
    年龄小于2532(11.07)
    26~30104(35.99)
    31~35153(52.94)
    受教育程度专科以下1(0.35)
    大学专科39(13.49)
    大学本科196(67.82)
    硕士及以上53(18.34)
    医院级别一级42(14.53)
    二级44(15.22)
    三级203(70.24)
    职称药士40(13.84)
    药师173(59.86)
    主管药师71(24.57)
    副主任药师5(1.73)
    主任药师0(0)
    工作岗位调剂190(65.74)
    临床药学55(19.03)
    静脉药物配置中心28(9.69)
    其他16(5.54)
    下载: 导出CSV

    表  2  不同年龄段的青年药师压力评分结果($\bar x \pm s$)

    组别评分(分)
    <25岁(n=32)28.28±10.71
    26~30岁(n=104)34.56±9.23
    31~35岁(n=153)36.34±10.86*
    *P<0.01,与<25岁组比较。
    下载: 导出CSV

    表  3  不同职称的青年药师压力评分结果($\bar x \pm s$)

    组别评分(分)
    药士(n=40)29.88±10.72
    药师(n=173)35.07±10.74
    主管药师(n=71)36.59±9.27
    副主任药师(n=5)39.80±8.35*
    *P<0.01,与药士组比较。
    下载: 导出CSV

    表  4  青年药师对药师职业相关问题的看法

    提问选项频数(%)
    您目前是否有对药师工作的长期职业规划?188(65.05)
    101(34.95)
    您是如何看待自己的前途的?一片光明,信心十足 62(21.45)
    感到困扰或担心177(61.25)
    没考虑过 50(17.3)
    如果有重新选择的机会,您还会选择药师作为职业吗?126(43.6)
    不会163(56.4)
    下载: 导出CSV
  • [1] GRACE M K, VANHEUVELEN J S. Occupational variation in burnout among medical staff: Evidence for the stress of higher status[J]. Soc Sci Med,2019,232:199-208. doi:  10.1016/j.socscimed.2019.05.007
    [2] 曹佳薇, 蔡鑫军, 朱钰婷. 静脉用药配置中心药师压力源调查分析[J]. 中国乡村医药, 2014, 21(22):59-60. doi:  10.3969/j.issn.1006-5180.2014.22.036
    [3] DUAN J J, LI G C, SITU B, et al. Survey of career identity and job satisfaction among young hospital pharmacists in Guangdong Province, China[J]. Afr J Pharm Pharmacol,2011,5(3):386-392. doi:  10.5897/AJPP11.041
    [4] 王捷, 韦锦斌, 何成章, 等. 制药企业执业药师的职业压力和对策[J]. 中国药业, 2013, 22(2):10-11. doi:  10.3969/j.issn.1006-4931.2013.02.006
    [5] 李晗. 临床药师心理压力对职业倦怠影响研究[J]. 中国民康医学, 2013, 25(8):14-15, 33. doi:  10.3969/j.issn.1672-0369.2013.08.006
    [6] 段露芬, 周琴, 刘馨, 等. 苏州市4家三级医院PIVAS药师的工作强度、疲劳状况和压力现状调查[J]. 中国药师, 2020, 23(2):391-395. doi:  10.3969/j.issn.1008-049X.2020.02.047
    [7] 王晓璐, 魏水易. 临床药师职业分析以及激励机制研究[J]. 中国医院管理, 2004, 24(9):24-25. doi:  10.3969/j.issn.1001-5329.2004.09.012
    [8] 牟小小. 体育运动对缓解护士心理压力的调查研究[J]. 卫生职业教育, 2008, 26(17):123-124. doi:  10.3969/j.issn.1671-1246.2008.17.080
  • [1] 崔晓林, 付晓菲, 杜艳红, 刘娟, 朱茜, 刘子祺.  临床药师参与吉瑞替尼致QTc间期延长的病例分析 . 药学实践与服务, 2024, 42(6): 263-266. doi: 10.12206/j.issn.2097-2024.202309050
  • 加载中
图(1) / 表(4)
计量
  • 文章访问数:  2141
  • HTML全文浏览量:  682
  • PDF下载量:  19
  • 被引次数: 0
出版历程
  • 收稿日期:  2020-12-05
  • 修回日期:  2021-04-28
  • 网络出版日期:  2021-05-25
  • 刊出日期:  2021-05-25

医院青年药师职业压力状态调查及干预对策探讨

doi: 10.12206/j.issn.1006-0111.202012007
    基金项目:  上海医院药学科研项目(2017-YY-02-17);上海市临床药学重点专科建设项目(2018-2020)
    作者简介:

    吴佳豪,Email:wujheh@qq.com

    通讯作者: 徐 峰,教授,主任药师,博士生导师,研究方向:临床药学与社会心理药理学,Email:xuf@smu.edu.cn
  • 中图分类号: R95

摘要:   目的  调查医院青年药师的职业生活状态和职业相关压力因素,促进青年药师健康发展。  方法  采用问卷调查法。设计并通过问卷星APP发布问卷,获取回答者有关人口统计学特征,职业压力和压力处理对策的信息,对问卷数据进行统计处理。  结果  在289份有效问卷中,近6成青年药师认为有较高职业压力(178人,61.59%)。分层分析发现,性别、受教育程度、工作医院等级、工作岗位对于青年药师职业压力程度没有显著性差异。但是,不同年龄组对于青年药师职业压力程度有显著性差异,在31~35岁这一年龄段的职业压力高于其他年龄段。不同职称组对于青年药师职业压力程度也有显著性差异,职称越高,青年药师职业压力程度得分越高。  结论  青年药师在医院工作时有超过半数感到职业压力过大,应通过多种干预对策释放缓解职业压力。

English Abstract

吴佳豪, 顾琳, 李桂花, 方铭, 王燕, 陆赛花, 徐峰. 医院青年药师职业压力状态调查及干预对策探讨[J]. 药学实践与服务, 2021, 39(3): 283-286. doi: 10.12206/j.issn.1006-0111.202012007
引用本文: 吴佳豪, 顾琳, 李桂花, 方铭, 王燕, 陆赛花, 徐峰. 医院青年药师职业压力状态调查及干预对策探讨[J]. 药学实践与服务, 2021, 39(3): 283-286. doi: 10.12206/j.issn.1006-0111.202012007
WU Jiahao, GU Lin, LI Guihua, FANG Ming, WANG Yan, LU Saihua, XU Feng. Survey and intervention countermeasures on occupational stress of young hospital pharmacists[J]. Journal of Pharmaceutical Practice and Service, 2021, 39(3): 283-286. doi: 10.12206/j.issn.1006-0111.202012007
Citation: WU Jiahao, GU Lin, LI Guihua, FANG Ming, WANG Yan, LU Saihua, XU Feng. Survey and intervention countermeasures on occupational stress of young hospital pharmacists[J]. Journal of Pharmaceutical Practice and Service, 2021, 39(3): 283-286. doi: 10.12206/j.issn.1006-0111.202012007
  • 在当代社会,医院青年药师在工作和生活中存在不同程度的冲突,不规律的工作安排和沉重的工作也带来不小压力[1],而过度的心理压力将对药师的成长带来不利影响,影响药师工作质量[2]。当前国家力推医保支付模式的转变和疾病诊断相关分组(DRG)控费,大多数青年药师面临转型期的工作模式的重大改变,他们将不再简单地从事药品调剂,而是从窗口走出药房,走进病房,走近患者。然而,青年药师对自我的专业知识储备和专业技能能否适应角色转型,心存疑虑,职业压力空前增加。本课题组之前的调查研究发现[3],随着药学本科教育的逐渐普及,本科及以上学历的药学毕业生在医院药师队伍中所占比例显著提高,但与之相伴的是青年药师职业满意度不高。这可能与周而复始的药品调剂工作所带来的职业倦怠和社会认同较低等因素有关。而新情况新形势下社会对执业需求的提高,势必给青年药师形成更大压力,使其感到前所未有的职业挑战,导致职业倦怠显现,创新能力和自我成就感弱化[4]。青年药师从业时间不长,作为这一职业人群的新生代,若长时间处于压力中,会对其职业发展产生不利影响。本研究聚焦于青年药师,通过问卷调查青年药师在医改新形势下的职业压力现状,对导致青年药师职业压力的因素进行统计分析,探讨相应干预对策,以帮助其缓解职业压力,旨在提升其身心健康水平和工作绩效。

    • 本次调查的目标人群为不同等级医疗机构从业的35岁以下青年药师。纳入标准:①各级医疗机构在岗药师;②年龄小于35岁;③自愿参与问卷调查。

    • 参考课题组之前的工作[3]和相关文献[4-6],设计问卷并通过问卷星APP制作,在各级医疗机构药剂科微信群发布。问卷通过Cronbach信度分析,信度系数值为0.80(>0.7),表明研究数据信度质量良好。问卷采用不记名方式,不采集可识别的信息,问卷经过网络发放。为避免重复提交问卷,每个微信账号只允许提交一次。调查时间为2020年7月至9月。

    • 问卷分为4个部分,第一部分为填写者的基本信息。第二部分以五级Likert量表提出12个与职业相关压力问题,对其工作的各个要素(工作量、工作时间、薪资、工作与家庭关系、与同事及领导关系、自身身体状况等)进行评分,分别计1~5分,对每个项目的得分数相加获得压力总分。压力得分从最低12分到最高60分不等。总分越高,表示青年药师职业压力越大。第三部分涉及自身职业发展及对今后工作的未来期望。第四部分为填写者对职业压力处理方式的选择,除了预设选项,还留有一道开放式问题,填写者可自由陈述其对减缓职业压力的看法。

    • 数据分析采用SPSS 25.0软件进行。使用方差分析来检验组间的显著性差异(P<0.01)。

    • 共回收289份有效调查问卷。人口统计学信息(表1)包含了受访者的人口统计信息和执业信息。

      表 1  人口统计学信息

      项目频数(%)
      性别70(24.22)
      219(75.78)
      年龄小于2532(11.07)
      26~30104(35.99)
      31~35153(52.94)
      受教育程度专科以下1(0.35)
      大学专科39(13.49)
      大学本科196(67.82)
      硕士及以上53(18.34)
      医院级别一级42(14.53)
      二级44(15.22)
      三级203(70.24)
      职称药士40(13.84)
      药师173(59.86)
      主管药师71(24.57)
      副主任药师5(1.73)
      主任药师0(0)
      工作岗位调剂190(65.74)
      临床药学55(19.03)
      静脉药物配置中心28(9.69)
      其他16(5.54)
    • 调查显示:有许多与工作相关的压力因素导致青年药师,尤其是三级医院青年药师的满意度降低。心理压力和职业倦怠问题是影响青年药师工作积极性、服务质量和医患关系的重要因素[5]。通过对量表赋值统计,以24分及以下认为无过多职业压力,24~36分认为有一定职业压力,36分以上认为有较高职业压力,其中认为无过多职业压力者18人(6.23%),认为有一定职业压力者93人(32.18%),认为有较高职业压力者178人(61.59%)。有超过半数的青年药师认为有较高的职业压力(图1)。

      图  1  青年药师职业压力状态评分分布

      通过方差分析,可得知性别、受教育程度、医院级别、工作岗位对于青年药师职业压力程度无显著性差异。

      年龄段对于青年药师职业压力程度呈现出显著性差异(表2)。青年药师的年龄段对于其职业压力程度呈现出极显著性差异(P<0.01),在31~35岁这一年龄段的职业压力高于其他年龄段,且职业压力程度得分随着年龄段的增长而变高。

      表 2  不同年龄段的青年药师压力评分结果($\bar x \pm s$)

      组别评分(分)
      <25岁(n=32)28.28±10.71
      26~30岁(n=104)34.56±9.23
      31~35岁(n=153)36.34±10.86*
      *P<0.01,与<25岁组比较。

      职称对于青年药师职业压力程度呈现出显著性差异(表3)。青年药师的职称对于其职业压力程度呈现出极显著性差异(P<0.01),职称越高,青年药师职业压力程度得分越高。中高级职称的晋升是青年药师的一大压力来源,对在繁忙的工作之余,须撰写论文、做课题,以期得到职称的晋升,这对于许多青年药师来说是非常困难的。

      表 3  不同职称的青年药师压力评分结果($\bar x \pm s$)

      组别评分(分)
      药士(n=40)29.88±10.72
      药师(n=173)35.07±10.74
      主管药师(n=71)36.59±9.27
      副主任药师(n=5)39.80±8.35*
      *P<0.01,与药士组比较。
    • 通过3个问题调查分析青年药师对所从事职业的看法(表4)。在289名回答者中,只有65.05%的青年药师对自身工作有长期职业规划。

      表 4  青年药师对药师职业相关问题的看法

      提问选项频数(%)
      您目前是否有对药师工作的长期职业规划?188(65.05)
      101(34.95)
      您是如何看待自己的前途的?一片光明,信心十足 62(21.45)
      感到困扰或担心177(61.25)
      没考虑过 50(17.3)
      如果有重新选择的机会,您还会选择药师作为职业吗?126(43.6)
      不会163(56.4)

      以年龄段看,在25~30岁这一年龄段,有70.19%的青年药师对前途感到困扰或担心。以职称看,高级职称药师更多对前途感到困扰或担心。

      如果能重新选择职业,在31~35岁的年龄段中,52.29%的青年药师不会再选择药师职业。对于药师、主管药师、副主任药师,同样超过半数(分别为60.12%、56.34%、60%)的青年药师不会再选择药师职业。超过一半的青年药师不愿意重新选择,提示药师这一职业对于青年来说并不是一项令人满意的工作。

    • 本研究问卷调查表明,在医院工作的青年药师有超过半数感到职业压力过大。青年调剂药师面对调剂工作的巨大工作量可能无法做到以最好的态度面对每一个患者,而患者可能对药师服务期望过高,很容易发生冲突,加上青年药师对人际关系压力的心理承受力弱,处理医患矛盾的经验不足,对被投诉后受到批评、处罚,往往感到压力过大。即使是青年临床药师,他们自感与医生相比社会地位较低,职业期望无法得到满足;长期的疲劳和压力会影响临床药学工作质量和患者用药安全[6]。如何帮助青年药师改善心理情绪,调节职业压力,以能够促使他们用积极健康的心态投入到药学服务工作中去,成为当前医院药剂科管理者应当积极重视的问题。基于本文的调查,我们提出以下几方面的干预对策。

    • 在我们的调查中,有近9成青年药师希望提高薪资待遇。近年来,药事服务费、临床药学服务收费等一直是业界呼吁的热点议题,迄今尚未解决。随着临床药学工作的深入开展,药师在控制医疗费用方面正在起着积极的作用,临床药师的工作难度大,但薪酬水平有时不如传统调剂药学岗位,这一现状亟待改变。国家和医院有关部门应在绩效方面,对药师工作给予肯定,合理体现多劳多得、优劳多得[7],更好地激励青年药师参与药学服务工作。

    • 在我们的调查中半数青年药师愿意希望通过参加各种体育活动,释放自身压力。体育锻炼是常见的减压方式之一,调查表明[8],一定程度的体育锻炼可以有效降低工作压力,每周参加1~2次的运动可以促进心理健康,减缓压力程度。青年药师平时工作处于高压力、高疲劳状态,只有选择结合自身职业特点,科学的体育活动,才能达到强健身心,释放压力的作用。

    • 有4成多青年药师希望科室经常组织团建活动,与同事们一同参加户外活动或比赛,除了能增强员工之间的感情和沟通外,也能释放工作压力,使其保持良好的心情与乐观的态度。青年药师们更希望活动形式新颖、多样,切合当代青年药师的实际情况。

    • 有近5成的青年药师希望能增加外出学习培训机会。青年人志向远大、容易接受新事物。他们进入职业环境时间不长,需要榜样的引领和激励,树立良好的职业规范和正确的价值观念,激发工作学习的积极性和主动性。学习和培训,可让他们感受到关注和重视,坚定职业发展的信心。

      本次调查显示,在289位青年药师中,有超过半数在医院工作时感到职业压力过大。职业压力是在所难免的,通过多方面不同对策的干预,帮助青年药师提高压力调节能力,如此,青年药师的压力能够得到缓解。本文未收集青年药师的薪酬待遇和个人生活空间数据,这些也是影响青年药师职业压力感受的重要因素之一。此外,由于本次调查采用的是自愿方式,一些不愿表露态度的药师不参与,可能会带来一定的偏倚。拟在今后的研究中深入予以探讨,以获得更加准确的结果。

参考文献 (8)

目录

    /

    返回文章
    返回